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破之无上之境 > 第两千六百五十五章 激战达武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此时达武的双眼便是轻微眯起,在他的眼眸深处之中难得的流露出了一抹深度惊奇诧异的神色,在内心之中依然还是心有余悸,在他的脸庞之上在瞬间便是涌现出了极度的惊异以及震撼的难以置信的表情。

    旋即达武在自己的双掌之上就是佩戴上了一副黑色的拳套,那拳套直接便是缠绕攀附着达武的双手就是直接生长蔓延而上。

    在那拳套之中充满了金属的质地以及触摸感觉,很显然在它在制作的过程之中,所用的材料定然都是一些稀罕珍贵之物,在充满着毁灭气息的黑色的光芒闪亮吞吐之间,就仿佛是一个小型黑洞一般,可以在没有任何承受极限的前提之下,全部都将一切的光芒给完全的吸收吞噬一般的节奏。

    嗤嗤!

    在达武的双拳连续不断的相交触碰之间,发出了阵阵轰轰烈烈的,就如同在那暴风雨中的惊雷永不停歇的炸响的,那般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那股极端凶悍的劲道令人不由自主的感到恐惧和害怕。

    达武随即便是身形一动之间,就是裹挟着极具压迫力的劲暴飓风朝着萧炎的身影笼罩而去。

    这强悍到极致的劲风,可以轻而易举的就将一名普通的八星斗仙修为的人不费吹灰之力的给碾压成重伤的结果,而以最正面的方式吹掠而来的劲风,即便是像那种九星斗仙的强大存在,也是同样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态度。

    看着双拳呈现黝黑之色的达武,在衣帽之下,萧炎的眼光也是轻微的一凝视,八荒玄重尺现在已经被萧炎包裹一团,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武器,但到是有些引人注目。

    毕竟那无比庞大的八荒玄重尺实在是太过于引人注目了,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萧炎索性决定,暂时便是不准备用八荒玄重尺来进行后面的战斗了,所以将其伪装了起来。

    不过在面对着**力量同样是强劲的达武,萧炎倒是并不感到有丝毫的慌乱,这不管两人的**力量的强大与否的问题,因为至少最起码在相同的等级修为之内,萧炎的白焱之光将会是最致命的招式。

    因为这种在战斗之中突然之间就能够使敌人短暂的进入灵魂和**完全失联的状态的缘故,所以像这种决胜般的关键的控制能力,在这短暂的时间之内,足以改变一切的战局发展。

    萧炎在这时掀开了他的衣帽,在他的脸庞之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双眼只是水平如镜的看着对面散发弥漫着轰烈的气势而狂掠来的达武的身影,然后他的眼眸轻微的闭上,不过就在下一个开阖之间,在萧炎的眼瞳之上,却有着一圈圈的光轮在浮现流转。

    达武似乎意识到了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可是如今他距离萧炎不过只有几丈的距离罢了,想要躲避,那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更何况,萧炎所爆发出来的白焱之光乃是以光传播的速度在延续开来,除非是极为的擅长速度的人物,兴许能够运气好,从而躲避开来,但是达武显然并不擅长速度,**力量和速度本来就是相互之间制衡发展的。

    咻!

    “耀崩!”

    那射出的光束从萧炎的眼眸深处之中,光轮之内瞬间便是迸发而出,光芒直接将达武的全身都给尽数的笼罩而下,也许在外人看起来,就只是一道白光而己,但是在达武的眼中,他看到的却只是一个微小的黑点,然后黑点的面积不断的扩大,在最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然后就将他的一切给直接的吞没殆尽。

    在被完全的吞没的那一瞬间,达武便是没有了任何一丝的感觉,他自己的灵魂和**,仿佛都是陷入在了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慌乱也同样是起不到半点的作用。

    在这极其短暂的黑暗之中,达武仿佛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魂好似被从身体之中完全彻底的抽离走了一般,在那一刻更是没有了任何的所谓的知觉可言。

    等到他自己再度感觉到肉身居然依然真实性存在的时候,达武的身形在瞬间已经是措手不及的向着竞技场的最边缘的地方,以最快的速度。

    气息颓废的向后狼狈不堪的倒射狂掠而出,然后在他的胸膛之上的最深处,更是烙印了一个显而易见的既火热滚烫而又泛着深沉而又殷红颜色的深深的拳印。

    随即在那霎那间,达武便闷哼了一声,在他体内的气血便是失衡错乱的开始汹涌澎湃起来,根本没有完全停止下来的迹象,接下来阵阵剧烈颤抖的咳嗽的声音从达武的嗓子的深处缓缓的传荡而出。

    然后就感觉是在咽喉之间被人牢牢的甜制住一样,接下来他自己便是感觉到了,体内的血气开始不断的往上涌动,有着强烈的感觉即将要像漏油似的从口中喷涌而出,他就差一点就没把胃里堆积的淤血给尽数吐出。

    蹬蹬!

    在达武的身体连续性的狠狠的往后疯狂倒退,大约在他掠去了有将近一百的步伐数量之后,达武用了极其漫长的时间,终于才是踉踉跄跄的暂时勉强性的稳住了向后倒退的身形,接下来他将双手紧密无缝合拢,快速随机交叉的覆盖按压在自己的胸口处的心脏位置。

    在他的双眸之中的最深处的地方,更是有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如蜘蛛丝一样的鲜红色的血丝连续不断的扩散蔓延缠绕,那些不计其数的血色细丝,仿佛在下一秒完全就可以把他的眼球给活活撑爆,现在已经恼羞成怒,恕目圆瞪。

    一脸骇然的完全失去了那仅存的一点理智的他,甚至都不知道在刚刚的那一秒钟之内,究竟到底都是发生了什么具体能够扭转战局的事情。

    他自己始终都不能理解和想象那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为什么会突然性的失去了知觉连包括**以及五官的感觉在内,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是陷入了那一片极端诡异的黑暗世界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