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花留夏 > 第二百三十章 娶我如何

苹果彩票幸运农场网上投注

    夏花从小道离开,这次不是毫无目的的乱走了,她避开小道,往人多的地方走去,不过她还未碰见什么人,已经有人主动找上了她。

    一个小宫女匆匆来报,“夏小姐,侯爷请您过去一趟。”

    “哪个侯爷?”

    “回夏小姐,是定北侯。”

    夏花唔了一声,很快说道,“带路吧。”

    小宫女带的路越走越偏了,夏花不禁猜想,段慕白该不会寻到偏僻的角落里,然后坠了湖?

    走了约一刻钟,除了一路上的宫灯,再找不到一点儿有生气的东西了。

    小宫女终于停了下来,前面是一座单独的小楼。

    夏花有些惊讶,“定北侯在里面?”

    小宫女垂眸,只是道,“侯爷在里面等夏小姐呢。”

    夏花很随意地打量了一眼,便步入了小楼。

    这是御花园中观景的小楼,这座楼一般位于御花园的中心地带,但是广镜殿在御花园的西北角,这距离可是远得很了啊。

    夏花顿住步子,楼中空无一人。

    “侯爷?”夏花喊。

    吱呀一声,门突然关上了,那个宫女并没有跟进来。

    夏花拍门,“诶,什么意思?人呢?”

    那个宫女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带着淡淡的恭敬却又没给她别的选择,“夏小姐莫急,侯爷很快便来了。”

    夏花很是顺从,“这里冷死了,你可别诓我!”

    宫女的声音继续响起,“奴婢不敢。”

    夏花不再说话了,一股熟悉的香味窜进鼻尖,她微微勾唇,看向了香炉处。

    总用一种法子祸害别人的人,自然是对这种祸害人的法子极敏感的。

    余硕看着肃王手中的字条和长命锁,暗自心惊,压低声音道,“王爷,会不会有诈?”

    当年梅妃娘娘是被抄了宫的,这块长命锁是王爷儿时的物品,按理说也应该被抄没了,此时出现在这里,不太寻常。

    肃王看着长命锁,一时未答。

    太子不知怎么的,也路过了这里,看到肃王便上前打招呼道,“原来肃王也寻到这里来了,不如我们二人结伴而行,如何?”

    肃王收紧手掌,将长命锁藏在袖中,面容淡淡,“太子若不走快些,或许谢小姐藏的物件就要被别人找去了。”

    肃王说话夹n带棒,太子也不在意,他淡淡一笑,在两个宫女的簇拥下进了园子。

    肃王重新摊开手,说道,“是真是假,本王必定要弄清楚!”

    夏花在房间里查探了一圈,窗门都从外面被锁上了,打不开,她干脆坐下来,安心地等着。

    好在她并没有等太久,外头传来响动。

    门被推开,夏花看过去,见到了藏青色的衣角。

    肃王出现,夏花出现讶然的神色,但也只是一点点惊讶而已,当初太子提起了梅花宴,她便知道今日不会平静的。

    这个出现的人是肃王,倒是让她有些惊喜。

    余硕看到了里面的夏花,心知中了圈套,脸色变得沉重,如今定北侯看重这位夏姑娘,若是王爷和她传出不好的事情,那么定北侯还不得跟王爷翻脸。

    肃王看到夏花,眸子一缩,转身便要走。

    夏花道,“王爷请留步。”

    肃王转身看她,眉心微皱。

    夏花道,“这个地方我探测过了,二楼的窗户可以攀到屋顶,在这样的大雪纷飞的夜色里,脱身对王爷而言也不是难事吧,王爷可否给我半盏茶的时间?”

    余硕左右看了一眼,语气担忧,“王爷”

    肃王摆手,对余硕道,“你在门口守着,有动静通知本王。”

    余硕只能答应,“是!”

    门被关上,肃王往里走了两步,便闻到空气中一丝淡得几乎快闻不到的n痕迹,他眸子深了深,既然是个圈套,他怎会还猜不出布局的人是谁。

    那个长命锁

    他实在没想到,皇后竟然也掺和进来了,果真是他的好姨母,他母亲的好姐姐!

    肃王冷眼看她,“你想说什么?”

    这个男人杀伐果断,冷酷无情,想必性格也是极其多疑的,夏花没指望能瞒过他的眼睛,在他面前,她便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开诚布公。

    夏花道,“刚来云都时,我跟王爷说,我是避祸而来,其实有所隐瞒,实际上我是来寻仇的。”

    “寻仇?”

    夏花道,“现在我终于查清楚我的仇人了,那便是”她微微吸一口气,才缓缓道,“当今太子。”

    “就凭你?”

    肃王在质疑她没资格和太子作对,夏花并不反驳,她微微一笑,说道,“不是还有王爷您吗?”

    肃王眸子一深,“你想和本王合作?”

    夏花点头,水眸如夜空中的星星,“反正那些人也想诬赖我和王爷有染,不如王爷娶我吧。”

    肃王露出嘲讽一笑。

    夏花道,“王爷或许看不上我,但是我现在是腾云山庄二老爷的义女,二老爷无子,对我视如己出,王爷若是娶我,腾云山庄的势力不就唾手可得了么?”

    肃王眸子一眯,似真的在考虑她的建议。

    夏花继续打消他的顾虑,“名分我不介意,不管是正妃还是侧妃,我都没有意见,婚后也绝不会干扰王爷的私生活,王爷以前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以后便是什么样子。”

    肃王语气冷冷,“本王说了答应你了吗?”

    “王爷不答应?”夏花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为了显示我的诚意,我不介意多向王爷透露一些消息。”

    肃王看着她。

    夏花道,“定北侯段慕白绝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我虽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必定是有所图谋的,他也并非如外间传闻那般有多喜欢我,他只是把我当做幌子。”

    肃王神色微变。

    “何况,如今段慕白可是向太子靠齐了,若是真让他娶我,腾云山庄的势力便尽归太子麾下了,不是很可惜吗?”

    “腾云山庄不会为太子效忠的。”肃王语气淡淡。

    夏花面不改色,“即便如此,以腾云山庄富可敌国的财力,只要一个挂名的婚事,王爷便可以得到,我想不出王爷有什么理由拒绝这个提议。”26